其他

分享:弓道中的「守、破、離」

關於「守破離」一詞的由來,Kyo桑就不一一贅述。(請參考:世阿彌

其實已經忘了第一次讀到「守破離」這概念是在什麼時候,當時還一頭霧水不知道書中在講什麼。多年前因緣際會下,終於了問了已過世的老師,才算是體會(但還不理解)到其意思:

「守」:型的模仿。一切盡量遵守教條、教本,練習基本功直到熟練。這個階段專心學習一種實務,比學習各種理論重要。所以當時老師也跟Kyo桑說:「這就是我一直對你”弦取り”的原因。而且與其泛讀,不如精讀。你也該開始好好精讀弓術書了」

「破」:型的進化。開始打破一些規範限制,依照自己骨骼狀態、習慣性、因地制宜地靈活運用。這個階段開始思考理論、應用理論,同時也參考其他流派的模式。

「離」:型的蛻變。解放束縛,超越規範限制,建立自我品格(風格)。無懼、無疑、不拘、不動、不偏、無心、無意、無技。

《列子・湯問》:紀昌者,又學射于飛衛。飛衛曰:‘爾先學不瞬,而手可以言射矣。’紀昌歸,偃臥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二年之後,雖錐末倒眥而不瞬也。以告飛衛。飛衛曰:‘未也,必學視而後可,視小如大,視微如著,而後告我。’紀昌以氂懸蝨於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浸大也;三年之後,如車輪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貫蝨之心,而懸不絕。以告飛衛。飛衛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紀昌既盡衛之術,計天下之敵己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於野,二人交射中路,……既發,飛衛以棘刺之端扦之,而無差焉。於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於塗,請為父子,克臂以誓,不得告術於人。

(譯文)
飛衛收了一個叫紀昌的人作徒弟。飛衛對紀昌說:「你先要學會盯住一個目標不眨眼,然後才談得上學射箭。」紀昌回去後就躺在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邊,用眼睛由下至上注視著梭子來回穿梭。就這樣堅持了兩年以後,就算錐子尖倒過來碰到紀昌的眼眶,他的眼睛也不會眨一下。於是紀昌又去找飛衛。飛衛說:「這樣還不夠,你還要學會用眼睛去看東西的技巧。要練得能把小的東西看成大的東西,能把細微的東西看得清清楚楚,然後再來告訴我。」紀昌回去後,用氂牛尾巴的毛把蝨子掛在窗戶上,自己每天都注視著這只蝨子,在十天里,紀昌看見蝨子漸漸變大了。這樣過了三年以後,在紀昌眼裡蝨子已經變得像車輪那麼大了。再看其他的東西,就好像山丘一樣大。於是,紀昌就用箭向那只蝨子射去,箭穿過了蝨子的中心,懸掛蝨子的尾毛也沒有斷。紀昌趕快去告訴飛衛。飛衛高興得跳了起來,拍著胸口說:「你已經把射箭的功夫學會了!」


紀昌把飛衛的功夫全部學到手以後,覺得全天下只有飛衛才能和自己匹敵,於是謀劃除掉飛衛。終於有一天兩個人在野外相遇。紀昌和飛衛都互相朝對方射箭,兩個人射出的箭正好在空中相撞,全部都掉在地上。最後飛衛的箭射完了,而紀昌還剩最後一支,他射了出去,飛衛趕忙舉起身邊的棘刺去戳飛來的箭頭,把箭分毫不差的擋了下來。於是兩個人都扔了弓相擁而泣,互相認為父子,發誓不再將這種技術傳給任何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