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KYO

從弓道前輩到剛剛涉身道場的晚輩,可能都有思考過這樣的問題:

「一座弓道場里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是道具?是段位?還是弓道場的裝潢?」

如果有人這麼問Kyo桑,Kyo桑會毫不猶豫地說:
「是人!是熱愛弓道的人!傳承弓道文化的人!」


Kyo桑

1982年於台灣台北出生。日本認定心理士。
帝京大學弓道部第四十代主將,曾出賽全日本學生弓道選手權大會、全關東學生弓道選手權大會、東京都學生弓道聯盟 大學排名賽。曾任台灣弓道協會顧問(2013)。創立竹久弓道場(2015 新北市新莊區),並輔助北京正鵠會創辦澄明弓道場(2017 北京市)。本多流生弓會門人。全日本弓道連盟五段。

現居北京,服務於某日系綜合人才介紹公司。

20201130 攝於北京澄明弓道場


於2010年創設 Kyo桑的弓道部落格(原址:http://bernardkyo.pixnet.net/)。

2007年開始練習弓道,當時在日本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外國人在練習弓道,更不用說是在各大學的弓道部裡。每年出賽各大會時都會確認參賽者名簿,只是四年來都沒有看到任何外國人的姓名在內。可想而知中文相關資料、情報也是少之又少,所以也就萌生了創建此部落格的想法,來盡可能地以中文介紹弓道相關理念、技術、資訊、新聞等信息。

近年由於國際弓道連盟及各弓道前輩、同好的努力,外籍弓道士也漸漸地嶄露頭角❤️老實說,Kyo桑是看得相當開心。

受弓道前輩的教誨以及弓道《射藝與禪》一書的影響,深知,弓道,不單只是射術,更是一種儒家文化修養的累積。有20世紀最偉大攝影家稱號的亨利‧卡提耶 – 布列松也曾說「並不是我在拍照,而是照片在拍我 」,這同時也對應了弓道中「射手與靶之間並非對立關係,而是在同一時空間的現實面上存在」的調和理念。

從美學理念去講,弓道不單是一種技藝,也是一種藝術,那射向靶心的每一箭,在落靶的一瞬於射手內心而言都是一種反向的回應與關照,當這種回應與關照而最為一種美學意義上追求,所謂的箭、人合一永為至境。

箭在弦的當下,心靈澄澈冷靜。箭離弦剎那,如積雪從竹葉上自然滑落,這是弓道所追求的目標。多年從師的弓道修習,使我瞭解了一個道理。我們窮盡一生,其實就只為將「剎那」,留在記憶,更成「永恆」。

剎那即永恆。


figure 1. 明治神宮至誠館第二弓道場

日本原來是沒有文字的,在1600年前漢字傳入後,使用至今。在中國,關於弓的文獻所在多有,諸如《周禮》、《後漢書》等,其中尤以《禮記》中的「射義」思想對日本弓的影響最為顯著。在公元四、五世紀的中日交流里,自応神天皇以降,中國對日本文化的影響甚鉅。在弓射方面,日本自古以來既有的弓矢威德的思想,結合了中國弓矢思想中關於「禮」的部分,產生了日本宮廷中的射禮儀式;到了武家時代則透過弓矢達成「禮」的思想。是謂「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與此射禮思想結合,成就了日本獨特的武家思想。

figure 2. 帝京大學弓道場

時間回到十多年前的四月某日,我在懵懂無知的狀態下前往弓道部(校隊)見學。只記得進道場的那一刻起便維持著正座姿勢,直到離開道場前一刻,而這對沒有正座習慣的人來說,還真的是種「洗練」。記得在入部後被前輩們教導要自稱「自分(jibun)」,而不是「私(watashi)」;無論當時多早多晚,打招呼時一定要說「こんにちは(konnichiwa)」,而不是「おはよう(ohayō)」等;道歉時要說「失礼します(shitsurei-shimasu)」,而不是「すみません(sumimasen)」或「ごめんなさい(gomennasai)」。想必很多人是相當難以理解或認同的。

註:Kyo桑畢業至今仍對自己的學長姐自稱「自分(jibun)」。

日本至今都還是個階層明確的社會模式,而區分階層的方式,無外乎是年齡、學歷、社會階層等,弓道亦然。進入道場第一年時,除了臨摹練習(看取り稽古)、射法練習外,小到擦地板、拔箭、報靶、練習後掃除、黏靶,大到遠徵時的道具搬運、比賽準備等,也都需要隨時留意前輩們狀態,事無巨細一一認真完成。當然,你還得永遠比前輩們早到,比前輩們晚走。

直至有了後輩後,工作量雖然會降低,但也同時負起了指導後輩執行上述各工作的責任。各位可能更難想像,在弓道場很容易見到年輕的前輩,指導著年長的後輩,且後輩對著前輩拼命喊「はい(是)」。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這句名言,由此可見。也可想而知,即使是在日本,一般來說第一、二年多少會流失一些練習者,可以說這兩年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個磨合期。

figure 3. 日本ガイシスポーツプラザ弓道場

各位在YouTube、Bilibili等一定也常看到許多老弓道家們的視頻,有沒有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在如此高齡的情況下,竟可穩定地行射?其實這些老弓道家們也是從一位初學且每天黏靶的新人開始,漸漸累積至此。或許曾想放棄,但在跨過了多次想放棄的誘惑後,呈現出的便是視頻中那般的剛健典雅、老木晴嵐。

figure 4. 優勝Daruma。這是與弓道部“仲間”的承諾。

回憶起2009年正逢創部第四十週年之時,取得了排名賽中從未能實現的分組優勝及分組晉級時,心情固然興奮,但當天晚上跟著全部員一起聚餐慶祝時,我個人身為主將,最開心的卻是能將這份「晉級」的可能性,傳達給至此之後的後輩們。

我們再也不是那萬年都只能拿優勝卻無法晉級排名的弓道部,而這一切若不是有三十九年來前輩們的努力,第四十代部員也不會有機會。所以也相信,接下來即使降格,也總有一天能再回去。晉級,或許已經一點都不難了,而往後的事實也證明如此。就像是2019年在網路瘋傳的「駅伝」影片般(如下圖),弓道練習,不外乎就是「點滴累積」與「傳承」,而弓道場所扮演的就是提供傳承的場所。

figure 5. 2018年駅伝預選。圖片取自netgeek.com

弓はただ 習ひのままを 教えなば
  醫書ばかりよむ 薬師なりけり
若指導者只一味傳達自己所曾被指導的內容,
  就像是藥師照本宣科地為病患開藥般,不受其害已是大幸。


記得老師曾跟Kyo桑說過:「你啊!練習弓道十二年來,除了射技外還學到了什麼?」

Kyo:「不知道。也有些或已經成為習慣了,所以沒什麼印象。」

師:「比方說進道場時對著道場上座行禮,是對這整個空間表達感恩之意,這也是日本文化中最重要的一環。時間有前後,空間有上下左右,就像是「禮記射義」一定會放在「射法訓」左邊一般,國旗或神龕等也一定在「禮記射義」左側一般,每個位置皆有其意義及代表性。另外,你也一定知道,我們永遠都是朝向上座行深禮(禮),向標靶行淺禮(揖)吧。這才是禮記射義中提及的:射者,進退周還必中禮。其後才是:反求諸己而已。」

Kyo:「嗯嗯。」

師:「不是只是理解而已!你還記得我帶你去找弽師千葉先生時,我同時也將自己四指弽帶過去整理了吧?那弽已經使用了五十多年,是當代千葉先生的父親,也就是前代所制。如今對當代來說,不僅是修繕弽,而是修繕自己父親所制的弽,是一種思念、考驗,也是一種比對機會。而我那天帶你過去也是一樣,總有一天你也會領著另一個年輕人來,然後介紹給下一代千葉先生。順帶一提,我自己的老師也是這麼被帶過去的,當時還是前前代當家。射技、弓具,以及這之間的人際關係,其實也都像這樣代代相傳……」

早在一萬多年前,我們的先祖為了生存而發明弓箭以狩獵。而日本的弓道除了年代悠遠的箭術,也包含了古代中國的射禮、印度禪宗,其內涵豐富璀璨。當我們在審視這項異國傳統時,不妨站在更開闊的角度,以人類共同創造的文化資產來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