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道教本

《弓道教本 第一卷》弓道的最高目標 – 真善美

下文節錄自全日本弓道連盟《弓道教本 第一卷》Pp. 42-44。

 絕對的"真"被稱作是不可能的存在,這是一個如此困難,被古今中外各界不斷地研究著的問題。其方法有哲學性的論點,科學性的研究,也有近乎禪學的追求。而在弓道方面,所謂的「真」是指「真弓無偽(真の弓は偽らない)」,箭矢是直線飛行,所以命中目標時不會虛假 - 那麼「不虛假的一射到底是什麼呢?」。這個疑問一直以來從不間斷地存在射手之間,而這也正是在弓道上追求真實的一面。現今的弓道其絕大部分的時間付出於對於探求「真」,弓道的本質就是在探求那極致的純粹。一次次的「離れ」,皆是一次求真、精進的態度展現。所謂最完美的一射,意指人神合一,和宇宙化為一體,都是呈現真實性、毫無虛假的一面。在弓道上的"真",是以射技、弦音、命中 - 藉由這些來證實。也就是説,每一發箭矢射出時,都是在追求這份「真」,這就是弓道中的「道」之所在。(無偽之真)

©️Masao Yamamoto

 弓道中所講的「善」,主要是指它的倫理性。「倫理性」所指的是「」與「非爭」。如果能達到這樣靜肅的境界,就達到了以往所謂「君子」的世界。若用儒學的方式來闡述,即是「進退周還必中禮」,以及心境上力求「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的態度,同時永遠抱持著、不失去「平常心」。弓道的倫理應是現代人的倫理,它要求的是現代人都應當具備的教養——反省心、平等、和平⋯⋯等等,這些倫理乃必然之理,如果抱持著用弓來競爭,或是打擊憎恨的對手、進行反擊的想法,便不能稱為現代人的弓道了。通過弓來親近他人,藉由弓來協調矛盾,獲取和諧,同時不失去心境上的平靜,這些便是修習弓道的必要條件。缺少了這些訓練,就不能稱作是弓道了。雖許多人皆說這是個道德低下的時代,但或許透過弓道,期望能喚起射手本身所具備的倫理性,且一點一點地補足時代的缺陷。(無爭之善)

©️Hiroshi Sugimoto

 所謂的「美」,是指觀感上的適切性。所有的藝術 — 美術、文學、表演等等,都以「美」為最高目標。那麼,弓道中的美是什麼呢?前面所說的「真」是美,「善」也是美。那麼,將其具體表現出來的射禮也是其中之一。就弓自身的型態而言,日本弓亦是最美的弓種。其莊嚴性與射者的進退周還,將平靜的心與態度,以具有節奏感的動作呈現出來的方式,都可以大幅刺激到觀看者那最深層對於「美」觀感。長谷川如是閑先生的《禮之美》這本書中曾說過,弓道的射禮亦是種美(均衡美),而外國的很多射法都是以力起始,以力而終,並沒有伴隨著日本弓道那樣無心且均衡的美感。這份美感可以說就是日本弓道的特色吧。德國的哲學家奧根・海瑞格(Eugen Herrigel)曾在他的著作中這樣描述日本弓道:「英國的弓是用肩部的高度和腕力來拉弦,但是日本的弓是將弓高舉,然後再向下拉引弓弦,所以雙手只是張開而已,並不需要特別施力」。像這樣不施力而開弓的行射方法本身,正蘊含著弓道之中平衡間的美感。(如同Kyo桑在本部落格頁首標題「烈しい離れ、烈しい弓返りと冴えた弦音に、緊張の極致の世界を見出した弓射の道」,其實也就是在探討極致的技量所產生出的「無心之美」)

©️Ansel Adams

 像上述這樣,雖然試著強調了弓道的最高目標,但其實真正重要的,是弓道的現在與未來將要何去何從,而將來弓道的定位更不能只侷限於舊有的弓術,必須也要能訴諸新時代的意義才行,溫故更要知新。如果沒有辦法具備各時代的意義,那麼將與時代漸行漸遠,最後被遺忘在時代潮流中也是必然之理。

翻譯:ひかわ
校稿:豆豆、Kyo

分類:弓道教本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