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法相關

指導者常提及的「鵜首」「卵中」「骨法」等,是從何而來呢?

(一個不小心又寫長~了的Kyo桑)

  許多指導者常提及的「鵜首」「卵中」「骨法」,到底是從何而來呢?以下列出竹林派中依照目的所需而衍伸的五種「手の内」分類,以及竹林派及本多流間釋義的差異點。此外,由於竹林派為僧人 北村竹林坊如成(同 石堂竹林坊如成)所創,故所著各書多有佛家用語存在。

(文末有附圖)

「鵜首(U-no-Kubi)」

  竹林派(四巻の書):拇指根因弓給予的壓力而扶起,且呈現約略「上押し」的型態。

  本多流(弓道講義):拇指型態。「弓構え」時,「手の内」的拇指尖如同鵜鶘在捕食前提頭確認是否有天敵般地微微上揚;「大三」時,拇指尖如同鵜鶘在捕食前平視確認是否有水面上的其餘搶奪者般地拇指平直向靶;「会」時,拇指尖如同鵜鶘欲捕食時低頭凝視般地自然下彎。(注意!這裡是自然下彎,而非自行下壓!)(若拇指於「会」時指尖上揚,會直接地造成扭力/摩擦力的減弱,而弱化「角見」效果)

cae70af967046a3d0036c8ff62786a45

「鸞中(卵中;Ranshū)」
  (竹林派(四巻の書)/ 本多流(弓道講義)內容同義)如同手握一顆鵪鶉蛋般地輕柔的「手の内」。

  還真不知道是否「鸞」與「卵」有著不同的概念存在。《周書·王會》:「赤色、五采、雞形、鳴中五音。周成王時氐羌獻鸞鳥」;《說文解字》:「鸞,赤神靈之精也」;《山海經·西山經》:「女床之山,有鳥名曰鸞鳥」。(待研討)

「三毒(Sandoku)」

  竹林派(四巻の書):「所謂的三毒是指,小指、無名指及拇指根處三點緊鎖的手の内」。而針對竹林派「四巻の書」,尾州竹林派 富田常正範士曾以不同方式解釋道:「貪慾:放縱慾望與執著,如同左手小指般即使被指導為輕握,也還是不自覺地緊扣」「瞋恚:怒恨忤於逆己心者,如同我們欲控制中指、無名指放鬆,可也不自覺地緊扣」「愚痴:心性愚昧、心迷意亂者,如同拇指不自覺地死命往前推出般,而未能達成吸收弓震的作用」。

  本多流(弓道講義):「拇指在手の内當中是個很重要的存在。這也就是所謂的若在適當的狀態下,還欲更加強,那就是貪念。而在之中就會有所弊害產生」,此外,「拇指根處與中指觸於弓內竹右側,而食指只需自然彎曲即可。」(另有此三指口傳:定、惠、善)

  貪欲(Donyoku)放縱慾望、執著、貪念者
   竹林派(四巻の書):小指
   本多流(弓道講義):拇指

  瞋恚(Shin’i)怒恨忤逆己心者
   竹林派(四巻の書):拇指
   本多流(弓道講義):無名指

  愚痴(Guchi)心性愚昧、心迷意亂者
   竹林派(四巻の書):無名指
   本多流(弓道講義):小指

「骨法(Koppō)」
  竹林派(四巻の書):骨法陸なりと云うはろくなること第一の手の裏なり。末書の註に曰く、骨法の手の内とは、指を重ねて小さく取り、小指と項指にて中神の二指を寄せ詰めたれば弓と小指は曲尺に当たる也。これを以て骨法陸也とす。これ総捲りの手の裏ともいい・手の内小さくして、ろくに見ゆる也。ろくなるを以て骨法と名づけたり。また、諸法に渡るるともいえり」。所謂的「骨法陸」的「手の内」是指,對應著手骨骼型態,與弓身呈現直角,並在「五重十文字」的原則下行射。(雖然相信很多人可能沒發現到從後段開始是中文…..///)

  本多流(弓道講義):「人の生まれつきにより、手の内が変わる」。除同於「四巻の書」之內容外,「手の内」會因為人與生俱來的手形而有所差異。(請不要認為自己的「手の内」一定會跟指導者或被指導者一樣喔!)

「呼立(Ātattari)」
  「呼呼立り、ああ立ったり」的「手の内」是指,如同嬰孩無邪地抓住個支撐點站立時般的「手の内」,在書中可謂極致且無為的「手の内」。而在嬰孩第一次站立時,父母總會開心地說「ああ立ったり(啊~站起來了耶!)」,而「呼立」的發音便是由此引伸而來。

以下圖片是從古書中所節錄之圖片:

tenouchi

  初心。「人生七十才開始」,這句話是于右任於1961年3月,寫給當時任總統府秘書長張群。人生七十才開始,一句話本身,已經排除了它在生理及健康上的意涵,因為人到了七十基本上也已接近肉體生命的盡頭,Kyo桑就不在此多作發揮。然而第一個說這句話的人,極可能主要是針對一個人的精神人格狀態的重新出發而作的一種表達。為何呢?有一句話這麼說:「人生是慾望的累積。」,它的意思是在說,生命當中,絕大多數人基於"期望"而去推動生命的進程,並且努力地爭取重視、爭取榮譽、爭取金錢、爭取情愛等。但是鮮少有人去細想真正地奮鬥的目的為何?或是他自己有否其它的選擇?另外,許多人一心求道,卻難入道門。大凡來說,都是人被其當下環境及自己情感所影響。但當年屆七十,同年的人不斷地逝去,致使他不得不面對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過去一生所執著奮鬥的一切珍貴事物,發覺其實是那麼地虛幻,那麼容易地被「自然的母親」收回時,他放下了且再也不執著於環境與自己的慾念。而正因為"放下",人對於世界的觀感竟然產生了千差萬別的改變,一切原先所習慣事物,突然間開朗清徹,突然間是那麼地無拘無束。此時才意識到,真的是七十才開始。無論年歲為何,一個了悟人生,並且無所求的達觀遠見,那時的喜悅會令人不會花時間去悔恨過去迷失的時間,且專注在以一個孩童的眼光重新認識一個全新的世界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