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具 - 弽

由「弽」來探討射形本質

 三指弽的弦枕一般以「一文字」較為常見。因四指弽「小筋交」較常見於四指弽,所以老實說Kyo桑也不清楚是否有個規則在!但能確定的是,的確是有其物理上的意義存在。

 不知道各位是否有發現使用「一文字」弽時,即使你並沒有過度出力捏住弦,「帽子」地方向也有可能會一不小心朝上,導致「会」的延展受阻,右手拇指與中指也一個不小心就過度使力。雖說有利於下弦的使用,可是為了要保持拇指與弦呈現90度,幾乎在「離れ」前的所有動作都需要留意「捻り」的施力。

 越是強化「捻り」,拇指越是能朝著標靶。只是,若在行射中忽略了「捻り」,拇指則會因為下弦的回復力而漸漸朝上方。越是強弓,亦或是下弦越強的弓,越容易造成拇指朝上的狀態(我們也可以說是拇指被下弦的回復力彈開)(當然Kyo桑也有聽過:啊~不用強弓就好了啊~)。不過,如果讀者是日置流等「斜面打起し」射手,那「一文字」弽可謂是「鬼に金棒、虎に翼、獅子に鰭」。下弦的操作+「上押し」的角見,基本上都會呈現素晴らしい「離れ」!讚!

 さて、回到正題!

 弓道歷史上因三十三間堂的堂射(通し矢)而研究發展出「堅帽子」。起初是為了讓射手能在如此大量的箭數中不易覺得疲勞,且使用更強的弓展現出更加銳利的「離れ」。不過,正如各位所知,所謂的「堅帽子」也有所謂的缺點存在(而且很多~)。射手即使持弦,也難以感覺到弦的存在;不自覺地施力握著、捏著弦、扯弦;啪~離れ等,「離れ」って難しい~~~。

 「筋交い」的弽可以讓我們的右手在自然的型態下,使拇指朝著中指方向。一般「一文字」的弽通常與手背平行,且「帽子」多數朝向食指的方向,「離れ」時能更容易使拇指自然彈出。


《取懸け》

 首先,當然是從「取懸け」來開始討論「弽」的使用方法。雖說接下來這句話是老生常談,但Kyo桑還是要寫一下:儘量讓各手指放鬆,由「控え」來呈現出如彈簧般彈出的效果。(若手指過度施力,則容易造成「腰」折損)

 「取懸け」的重點之一是:右手拇指腹(弦枕處)與弦呈現90度,並以前臂配合手肘呈現出「捻り(Codman’s paradox)」狀態。實際上,箭尾的位置比起上述所謂呈現90度之處還要高約一個「筈(はず;Hazu;箭尾)」左右的高度。雖然Kyo桑會說弓與箭矢、箭矢與弦之間的角度也幾乎雷同,但若「取懸け」時「弽」的帽子處與弦呈現90度,第三者視覺上會看起來像是拇指朝上。為使箭矢不掉落,我們會在行射時會以前臂+手肘呈現出「捻り」狀態,而並非以手腕呈現。「捻り」的功效並非只為了使箭矢穩定,更能呼應左手(押手:Oshi-te)的「角見」,且加強右肘的穩定度。(小提醒!手腕尺骨旁的肌群請務必嘗試延展!)(請參考"延伸閱讀")

 接著,「羽引き(はびき;Habiki;引開約箭羽距離)」後,適度地「捻り」以及將小指緊扣,延展手肘外側肌肉。若能完整呈現上述條件,則在「打起し」時我們能輕易地感覺到「捻り」的進行。但倘若以手腕強行進行「捻り」,則容易誘發「矢零れ(やこぼれ;Yakobore;掉箭)」現象。(也就是說,與其強調”擰弦”,不如強調以指腹”押弦”)

 現代大部份射手使用「堅帽子」。因其「控え」緊實堅硬等特性,能誘使「離れ」自然產生出如彈簧般的效果,更有助於實現輕巧的「離れ」。

 若試著與他類弓種比較後,我們可輕易發現,如弦通過弓身中央的十字弓等弓種,箭矢的總向量值取決於筆直的箭身、箭羽的方向性及重心上。若是試著與比較複合弓,我們亦可輕易得知,其弓身裝設有平衡器能輕易抑制震動的延續,使得箭矢能更有效率地飛出。

 反之,和弓上長下短的獨特構造,需善用「角見」將箭矢”推出”。亦可說是因上弓臂曲度較大於下弓臂,使得箭矢飛出瞬間箭頭會些微朝向上端。


《打起し → 大三》

 「筋交い」的弽於「取懸け」時,拇指與弦呈現90度且「弦枕」上端會與弦貼合。隨著行射中「捻り」的增強,弦會漸漸呈現為「S」形。只時須留意的是,若我們刻意地表現出「捻り」狀態,則會相當容易造成手腕不自主出力。(要super留心)

 「打起し」時雙手持弓持箭提起約45 – 60度之間。在初學之時,我們會特別注意(或被注意)雙肩是否因「打起し」而被抬起等狀態出現。若雙肩抬起,在「会」時將會抑制其延展,而達不到完整的「会」。

 從「打起し」頂點轉移至「大三」時,左肩以致乎左肘、左手將弓推開,右肘則保持於原先位置,並將右肘同時向上延伸(我們可說右下臂是被拖移過去)。此時因弽扣弦,以及因弽而固定的右手腕,所以拇指(帽子部位)會些許朝著下方(約2度)(已證實)。在行射過程中,弦會貼合於弦枕間,且以弦枕的””來分散弓與弦所帶來的壓力/拉力。此時我們亦需要意識著以手肘提起下弦一事。

 聊回上述所提及過的「捻り」。所謂的「捻り」亦是在「取懸け」時便已決定,而非行射途中刻意產生。若刻意行使(或刻意表現出此狀態),則容易適得其反,Kyo桑在此不多舉例。不過在此需要多加說明的是,行射時我們並非以「弽」來承受弓所產生的拉力,而是以右肘及右側身體承受弓所帶來的拉力。上述是指,由「弽」扣弦,且因「大三」時右上臂的延展,使得我們能以右上臂(主要是三頭肌)及身體右側肌群(前鋸肌)來支撐弓所造成的拉力。如此一來,我們不僅能放鬆我們緊張的右手腕,更能將弓著實地大~~大~~地以我們的”身體”引開(而非單純手臂的力量)

 以一貫之,去試著相信我們所使用的任一弓具,特別是「弽」。


《引分け → 会》

 從「大三」「引分け」至「会」,我們以兩側手臂下端的肌肉群(俗稱:下筋)將雙手肘大大地延展至身後。Anyway,「引分け」的重點在於,維持「取懸け」的型態下,從身體中線往左右兩側擴開,並將身體陷入弓弦中般地引開。(並非真的讓身體”夾”在弓弦之間……..。會痛!)

 若我們來試著思考右手肘的位置,並以雙肩線為基準線。比起右肘與雙肩水平等高,不如讓右肘與右臂呈現於拱橋般的型態。如此一來,右肘頂點與背部會在同一平面上,而我們更能呈現出更大的「会」,且在「離れ」時更容易順著箭矢延伸線劃出。(也就是說別小不拉嘰的保留什麼,以自己”身體”能做到的範圍去延展出「会」)

 (教歌:打ち渡す、烏兎の懸橋、直ぐなれど、引き渡すには、反り橋ぞよき。當中的「懸橋」便是指呈現"拱型的橋"。雖許多老師會認為這首教歌是被使用在「大三」之時,但又言「大三」是「引分け」的開始,而「会」是「引分け」的延續。……………..總而言之,同一道理,右臂 “如同拱橋般地掛住弦並將其延伸至極致" 這點,不變!)(如不知此教歌,請翻閱教本 “二125p"、"四127p"、"四203p")

 當我們達至「会」時(也可說是完成「引分け」時),漸漸地讓身體(起至"丹田")向上下左右延展,且在身形符合「三重十文字」下,待時機成熟、氣力充沛之時(極限之時),「離れ」。

 此時關於弽的「捻り」。於「会」時,弦會呈現緊繃狀,此時若施力以弽去呈現「捻り」則容易適得其反。反之,弦則會無端噴出。而我們到底需要使用多少力量去「捻り」呢?其實大約是「取懸け」時所使用的力量即可!

 常言道:手の内は十年。以Kyo桑的資質而言,看來十年根本不足…..。


《会 → 離れ》

 一般我們提到的「離れ」是指,由身體中央向左右延展,並使「会」得以充實後,自然發動。而「離れ」的目標便是「烈しい離れ、烈しい弓返り、冴えた弦音を」

 然而關於「離れ」,我們常會用到「弓に割り込む」、「胸を開く」、「肩甲骨を締める」、「押手の親指を的に突き込む」等用語。

 但實際上,「離れ」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

 相信我們都能理解「弦」與「弦枕」間為”面受力”,但只要我們再細微地觀察,當「弦」瞬間以”滑~出”的方式離開「弦枕」時,則有機會產生銳利且輕妙的「離れ」。

 大三時,維持「打起し」時手肘上揚的角度(包含:前臂、手腕、弽的「捻り」),且在「下筋(したすじ;Shitasuji;上臂三頭肌等手臂、背部等後側的肌肉)」的導引下引弓至「会」。此時須留意勿使弽中「捻り」鬆弛,且以肩膀為支點,將右手肘往後方儘量引至背部。日文當中常見以「弽を解く」、「後ろに弾く」以及「引き斬る」等來說明「離れ」的方法。使用強弓的讀者,甚至更請試著以延展肩胛骨(闊背肌、大小菱形肌)來進一步大大地「引分け」。如此一來,除了更能正確地使用"身體"來引弓外,更能以自己的身體將弓引至極致。四つ弽使用者的話,則是保持「取懸け」的狀態下,以「平付け(ひらづけ;Hiraduke)」方式引弓即可,不需特別施以「捻り」的行為。

 就進一步說明”肩膀為支點,將右手肘往後方儘量引至背部”(三つ弽),若下臂在「会」的型態下從後方由第三者來觀察時未能保持45度,則手腕會容易漸漸向外側傾倒成「平付け」,更易產生暴射(「平付け」對四つ弽是ok的,但對三つ弽是非常不ok的…..請留心)。此外,若「引分け」時未能以手肘、雙肩引弓,則容易造成「離れ」時手臂向上彈出,導致箭矢直衝標靶下方。(需要留意的點還真多 XD)

 那麼左手「手の内」與弓之間又有何等關係存在呢?

 若是使用「中押し」來接觸弓身,且考量到左右手間的平衡時,Kyo桑認為右手”什麼都別做”才能真正發揮弓原有的物理性彈力。同時,為使上下弓臂能充分發揮其原有意義,除左手的「下筋」需盡量延展外,更要讓左手「手の内」的「角見」能有效施展。如此一來右手「弽」與右手肘更能順利地朝著箭矢方向延展開。(讚!就是說只要身體盡情地延展,根本不需要擔心「離れ」的右手會飛往哪!)

 反之,若是利用「上押し」來增添「捻り」強度並藉以強化上弓臂,雖然還是能利用到「下筋」延展,但若「上押し」的力量過度強勁或左手小指過度緊握,則容易造成下弓臂難以充分發揮,使得箭矢在射出時”向上飛行”的力量相對較弱(也就是指箭矢容易後勁無力)。所以若是「上押し」射法,我們可以常見到右手肘較低,且在「離れ」時拇指朝上方彈出(劃出)的射法(特別常見於日置流當中)。如此一來,能在「会」至「離れ」時使下弓臂能得以作用,創造出更強大的推進效果。(此方式更適合於「一文字」弽上)

 此外,若我們使用「筋交い」弽,雖刻意以手腕操作也相對無法讓下弦產生較強勁的拉力,但上弓臂卻更能發揮其作用。所以使用「筋交い」弽時,我們不需要過多的「上押し」來輔助,也能有著銳利的箭勢(讚)(也就是說更能專注於「伸合い」之中,朝向更大更飽滿的「会」邁進)

 此外,或許這只是Kyo桑的個人經驗。使用「筋交い」弽時,若我們所使用的弓力太弱或是無「伸合い」的引弓方式(就是射手只是keep在那,而並未延展),那麼我們也勢必難以「離れ」。但若使用對自己而言過度強勁的弓,則容易因為身體左半邊支撐不住弓的推力,使得「離れ」時容易使左肩內旋且在「離れ」後左手臂往前方晃動,造成箭矢朝標靶右方飛進(更不需提起連「会」都無法滿弓的狀態了….)


《残心(身)》

 相信各位讀者都能了解「残身」是指「離れ」後的姿勢。若以「技巧」為出發點,可說是射形整體的”總結算”;若以「精神」為出發點,則更能反映出射手的品位與格調。

 若是以「上押し」加上大大的「離れ」,「残身」時左手臂容易呈現往左下方移動,而右手則會朝著箭矢訪方向一文字劃出。若是以「中押し」,則「残身」時左手易朝向標靶方向直進(或稍稍往身體後方移動。言うまでもないが……左手掌內產生的扭力會導致左手腕於「離れ」後稍稍往身體後方移動。但並不會造成左手外折)。

 來聊聊右手所產生的影響!若射手概念是以拇指上彈的方式來「離れ」,則手背在「残身」時會朝向後方(手掌朝射位方向。這完全是空手道中的裏拳….);若射手概念是以加深「捻り」的同時從「弦枕」滑出,手背在「残身」時會朝向後下方,手掌則朝向斜上方(「捻り」持續保持後所產生的結果)

 若接下來讀者欲慢慢開始使用強弓,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心理準備就是:千萬別認為自己使用強弓!Kyo桑雖然有其他武道經驗,但總覺得自己不能只停在某個”點”上(無論是事業或是弓道等),即使往後因為年紀、體力、意外事故而造成生理上的變化等,Kyo桑還是認為 Try to do our Best精神 應持續到人生盡頭,而這也是「求真」的行為美學表現之一。

 文畢。長文、失礼いたします。

分類:弓具 - 弽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