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知識

關於 現代弓道「射法八節」由來 – 弓道射形調查委員會

弓道射形調查委員会

 大日本武德會成立的最大目的之一,是希望弓道能正式確立具體的體系,並與劍道、柔道這些系統早已成熟的技術並稱。當時劍道已有一套「大日本帝國劍道形」,而柔道亦有一套「大日本武德會柔術形」的統一制約,於是當時許多弓道家皆欲儘快確立弓道射形,結果催生了一連串將弓道「射法統一」的活動與爭論。昭和8年(1933年)武德會在會長鈴木莊六的召集下,結集弓道的各流派代表及著名弓道家成立「弓道射形調查委員會」。同年11月10日於武德會本部(京都 武德殿)進行連續三日「統一射法」的討論。可是當時由於弓道流派分支源遠流長,許多弓術習慣都有著許久的傳承,因此流派間對於弓術的射形都有著不同程度上的堅持。

當時由大日本武徳會 會長 鈴木莊六所發出的委嘱狀 ↓↓

調査委員に対する委嘱状 2

 最受註目的地方在「射法八節」中的「打起し」。當中存在著「正面打起し」與「斜面打起し」兩種不同的動作,令弓術統一會議的進展一度僵持。結果,在一片喧鬧聲中,委員會勉強制訂了一套「弓道要則」,提出一套全新的折衷議案,訂定「打起し」的動作將會確立成採取「正面打起し」與「斜面打起し」的『中間』方法這套新標準,並於11月10日提交「統一打起し法」的議論報告。

 而所謂的『中間』方法如同下面所述 ↓↓

弓構……正面にて取懸け、手の内をととのえ物見を定める。
打起……正面より徐々に弓を押し開きつつ左斜めに打上げる。

 可是,某些弓道流派及文化人不願意接受這套方法,紛紛於報刊上揶揄這套射法只是「鵺的射法」(註:「鵺」是《平家物語》中記載的一種傳統妖怪,身上有多種動物特徵,諷刺「弓道要則」提出的新射法既有「正面法」也有「斜面法」,有如「四不像」一般不知所謂),更要求武德會重新對弓道進行「再度射型改善」。最後,在昭和19年(1944年),「弓道教範制定委員會」完成了「弓道教範」,兼合各家所長推出一套新的「弓道要則」,稍能於弓道界內取得共識。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聯合國軍最高司令官総司令部(GHQ)迫令日本禁武,最終決定解散武德會。在這種嚴厲禁武的氛圍當中,弓道家們竭盡所能於昭和24年(1949年)組織起「全日本弓道連盟」,讓弓道能透過「精神修養之道」的形態得以復活。當時的弓道家代表為弓道設立了「射法八節」流傳至今。

以下為「弓道射形調查委員會」當時成員

(橘色處為當時以正面打起為主體之本多流關係者)

(前列)

三輪 善輔(日置流竹林派・福岡)

大平 善藏(日置流道雪派・東京)

根岸和一郎

膳 鉦次郎(武徳會本部理事)

田所 美治(大日本武徳會 副會長)

鈴木 莊六(大日本武徳會 會長)

跡部 定次郎(武徳會本部;大日本武徳會弓道部長)

田島 錦治(武徳會本部理事)

高倉 永則(武徳會本部理事)

小笠原 淸道(武徳會本部教授)

市川阿蘇次郎(武徳會本部專務理事)

(中列)

大島 翼(日置流・兵庫)

祝部 至善(日置流竹林派・福岡)

堀田 義次郎(日置流竹林派・滋賀)

種子島 常助(日置流・鹿児島)

渡邊 昇吾(日置流竹林派・茨城)

酒井 彦太郎(日置流雪荷派・兵庫)(曾居 臺灣)

石原 七蔵(日置流吉田大蔵派・福岡)

阿波 研造(日置流竹林派・宮城)

河毛 勘(一貫流・鳥取)

三澤 喜太郎(日置流竹林派・愛知)

鱸 重康(小笠原流・静岡)

(上列)

宇野 東風(日置流道雪派・熊本)(其兄長為儒學者 宇野哲人博士)

溝口 武夫(日置流・鹿児島)

村河 淸(大和流・京都)

西牟田 砥潔(日置流竹林派・東京)

浦上 榮(日置流・東京)

小西 武次郎(日置流竹林派・香川)

根矢 熊吉(日置流竹林派・東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